快捷搜索:   创业  创业邦  工作  如果  孵化器 

小白兔汅api在线_小白兔视频不限次数app_小白兔视频在线看最新版

韩国曾经叱刹风云的组合HOT

  HOT 有5个人 张佑赫(主舞) 安胜浩TONY 安七炫KANG TA(主唱) 文熙俊HEEJUN(队长) 李在元
  HOT的解散的原因无法用我们组织的语言说清楚。
  因为很复杂。
  当时有很多的舒服和猜测。
  不过之后张佑赫有写过一篇自述。
  里面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事。
  我把那篇文章粘过来。

  里面有很多故事。

  我的家乡大丘,虽然是韩国第三大城市,但其繁华程度与汉城还是比不了,所以尽管当初我挂着。“韩国青少年舞蹈比赛冠军的头衔只身来到这里时,内心还是充满了恐惧和不安。经过重重的筛选,连我在内留下了五个人。我和一个叫TONY的男生一起住在公司的公寓里。起初在出首张专辑的时候,很苦,很累。每天12-16小时的超强度训练使我落下了一跳舞肩膀就会痛的毛病,有时大家会累得倒。在地板上起不来。然而兴奋冲淡了这一切。每当我们趴在地板上看到电视上某位歌手站在灯光灿烂的舞

  台上表演,赢得无数鲜花和掌声的时候,我们就会支起下巴羡慕地说:“我们什么时候也能这样呢?” 这样的理想很快就实现了,在出HOT 1ST的时候,我们有了自己的歌迷,在公司的办公桌上发现了第一封歌迷来信,当时大家抢着看的情景到现在我还记得清楚。

  然而,上天是公平的,它赐给你幸运的同时,厄运也随之而来。从HOT第二辑开始,禁播,抄袭 等事件接踵而来,有很多人不接受我们,骂我们,但也有很多人爱我们,总之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彻底出名了。从这时起,我们在国际上有了小小的名气。

  从第三辑开始,我们有了更大的转变,无论从音乐风格上还是造型上。因为要改变,所以更辛苦。我在短短一个月内瘦了4KG,TONY更惨暴瘦8KG。最要命的是,在最关键的时刻他患上了抑郁症。在高强度的训练下体质不好的他想要放弃,认为自己是无关紧要的人,而且时常会因为紧张和疲劳过度而晕倒。这个时候照顾他的重任就落在我身上,听他诉说心事,开导他。虽然我做的这一切看起来好像无关紧要,但我知道对于一个无助的人来说有多重要。从那以后我和他有了更多的共鸣,连我自己都感到奇怪,两个性格,爱好相差那么多的人竟然能相处得如此融洽。 那段日子我要感谢HEEJUN,如果不是他,我想我也要垮了,可当我看到他嘴角下不去的血泡时,我知道,身为队长的他压力比谁都大。从那时起,我从心底里敬佩他,只不过从来不说出口而已。

  苦日子终于熬过去了,HOT第三辑大卖,更多的人认识HOT,支持我们。这里面有我们自己作的歌,所以对我们来说它具有非常重大的意义。在新专辑发表的前一天,我们围坐在一起听着,轻轻摸着CD 的封面。流泪了。

  HOT终于完全出人头地,出人意料的是,新专辑中最引人注目的竟是TONY,连一向大家公认的最漂亮的KANG TA 都自叹不如。蓄起长发的TONY在《HOPE》《LINE UP》的MV中表现棒呆了,与

  以前判若两人,不仅显得更加漂亮,更突出了他与众不同的霸气和异国情调 。而我的发型则有点像七十年代的主持人,还好在HOPE的时候剪了头发,不过看起来好小。

  第四辑相对以往能轻松一点,不是说练习不累了,没人骂我们了,只能说我们习惯了,麻木了,长大了。我们有了更大的改变,更高的知名度和更多和歌迷。并首次在奥林匹克体育场开了HOT第三次大型演唱会。那天下着雨,歌迷们还是提早到了,而且从开始反应就很热烈,我们使尽全身最大的力气唱着跳着。开场很棒,于是我激动的祈盼着一切顺利,然而事与愿违,HEEJUN在演唱会的高潮时摔下了舞台。在后台动弹不得,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滚落下来。我们几个懵了,不知所措。也许HEEJUN是全队的支柱,也许他在的时候大家觉得并没有什么,可离开他我们就好像失去了重心,开始混乱,也许,这就是领袖的力量。工作人员吓得叫来了急救车,TONY和在元在慌乱中穿错了衣服,KANGTA拉着HEEJUN的手哭个不不停,而我,也只能故作镇定地拍两下手:“我们上吧!”其实我很怕,我怕这次演唱会最后只有四个人,我怕他以后不能跳舞,我怕……我不敢想了,也不能表现出来。HEEJUN出了意外,作为团队二哥的我必须振作起来。唱《LINE UP》的时候,HEEJUN不能出场,他的RAP部分由我,在元TONY完成。当我说完一部分的时候就会看在元一眼,还好,他接得天衣无缝。在元的年纪最小,却是我们当中最镇定的一个。唱完《GIT IT UP》以后,KANG TA回到后台大哭了一场,以至于在唱《TOGETHER FOREVER》的时候,他的眼睛和鼻子还红的要命。台下的歌迷跟我们一起唱着,我们无以为报,只能走出舞台尽量拉近与她们的距离,和她们淋同一场雨。歌迷哭得更凶了,在元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唱不下去。KANGTA也哽咽了,TONY尽力挥动着手臂,台上台下哭成一片。说我老土也好没见过世面也好,总之这时,我被深深感动了。睫毛膏被水弄湿了,搞得上下眼皮一片模糊。

  当我们再次回到后台的时候,HEEJUN已经换好了《I YAH》的演出服,他强忍着痛对我们笑着说:“到最精彩的时候了,你们这帮家伙别想甩到我~”……就在那一刻,我再次为HEEJUN是我们

  HOT的队长而感到庆幸。我给自己补好妆后来到KANGTA面前,给他搽上和我一样的白红,点着他哭得通红的鼻子笑着说:“如果你再哭,我就把这里也搽上。”他终于笑了,不管他是真笑,假笑,强笑,挤笑,反正他是笑了。

  演唱会的最后一首歌,也是我们HOT第四辑的主打《I YAH》。我们像疯了一样唱着跳着吼着,台下的歌迷疯狂了,热烈地和着,哭喊着,整个体育场沸腾了,上百名歌迷晕倒,说实话,我觉得这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演唱会。歌曲接近尾声的时候,炫跪在地上发疯一样甩着头,我的喉咙哑了,身体也从极度疲劳到微微发麻再渐渐失去知觉,我知道,我到了极限,如果再跳一曲的话,我一定会瘫倒。

  演唱会就在将要刺穿耳膜的叫喊声,哭声,掌中落下了帷幕。然而歌迷的热情依然未减。我们深深的鞠躬,行了近一分钟的谢幕礼。KANG TA紧紧挨着HEEJUN,而我则把手放在KANG TA的肩上直至下台。因为我最担心的人不是俊,而是炫,他完全有可能因为俊受伤而大哭不止,甚至还会得病,说实话,我挺疼他的,这孩子天生的漂亮,可爱,善良,都使人不能不疼他。我不担心HEEJUN,因为我知 道,没有什么事能压倒他。刚下台,HEEJUN就被抬上了急救车,快要累死的我们强烈要求到医院护理HEEJUN,公司没办法,只好将我们五个一起抬到了医院。

  与此同时,HOT4TH《I YAH》全球大卖,销量突破1200万张,并且在韩国各大电台电视台,娱体中获多个大奖。眼看时机已成熟,公司安排我们到向往以久的中国开演唱会。我们乐疯了,就像收到第一封歌迷来信时一样。中国的人口是韩国的三十倍,如果能把握好这个市场那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喜欢我们,喜欢HOT的音乐。我们尝到的坐在云端的感觉。

  在我们拿奖拿到手软之后,参与了日韩合拍的3D电影《和平时代》的拍摄。回国后,我们静下心来制作我们的第五张专辑,这是我们首张自创专辑,因此倾注了比以往更多的心血。在这张专辑里我们每个人都有创作,可以说,它就像我们的孩子一样。当它出世的时候,我们像疯了一样又哭又笑。就当

  我们站在云端,沉溺在无比巨大的成就感里,以为A BETTER DAY即将来临的时候,真正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我说过老天很公平,它在让你得到一样东西的时候,也会让你失去一些东西。这点,我再次体会到了。随着名气的升高,第天成千上万的歌迷来信堆满了公司的几个房间,而我们忙得根本没有时间看,更不要说回信。每天吃着公司营养师给我们订的营养餐,虽然在别人看来很好吃而我们却食之无味,以前那种抢着看歌迷来信,练习疲累时围坐在一起吃香肠的小小幸福,我们再也感受不到了……

  新专辑在发表前要经过乐评人的审查,而他们只听了一遍就下了结论,我们九个月的努力就这样被他们贬得一文不值。
  又有两首歌被禁了,KANGTA的《幻觉》被说成有诱导青少年吸毒的倾向,可这首歌明明是为禁毒而作的,TONY的《天生的杀手》也被说成意识不良
  ,对青少年有不良影响。我很不理解这些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如果说一首歌就能教坏小孩子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早就一团糟了。更不幸的事还在后面。
  2000。11KANGTA出了车祸,而且对方把所以的责任都推在KANGTA身上,公司认为这件事给公司还来了不良影响于是暂停并取消了以后大部分的宣传活动,
  更取消了我们参与录制SM圣诞专辑的资格,而原定的到中国和日本开演唱会的计划被一拖再拖,最终还是被强制取消。KANG TA每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抽烟,
  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无论我们怎么劝他他就是不听,一个劲的说对不起。由于第五辑的宣传活动被暂停,从而大大影响了唱片的销量,HOT出的所有的专辑中只有这第五辑的销量没超过千万。
  而公司对这一切始终抱着事不关已的态度,认为所有的成败都在于我们自己。过了一些日子,KANGTA重新振作了起来,我们决定重整旗鼓,不为谁,只为那些一直支持我们的歌迷。我们再次向公司提出去中国开演唱会的申请,
  结果再次被拒绝,理由是公司让我们专心准备二月份的汉城演唱会。我们彻底伤透了心。我们嘴上不说,但心里很清楚,我们提出到中国开演唱会的时间是在三月,这与国内演唱会不发生丝毫的冲突。

  这时公司开始改朝换代,培养大批新人,而且对我们的兄弟组合下了血本包装,而对我们…… 也许公司认为我们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再对我们~~~ 普通的韩国歌手卖出一张唱片可得100韩元,而我们卖出一张只得20韩元(人民币0。16元 )再减到扣到的版税官税,只剩下七韩元(人民币五分钱)。当然,我们是在为公司打工,公司挣我们的钱是应该的,可我不知道我们这样努力换来的是什么,尊重?金钱?还是重视?我不明白公司现在为什么会这样,也许他们认为我们长大了,所以的事都能自己解决了,也许他们认为我们~老了没有什么 ~~~~~~~~~价值了

  我们为HOT第五辑拍VTR,每个人都选择自己最喜欢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想法,最后,我们一起走在铁道上,然后一起跳起来击掌,而我多希望时间就此停住,我们的手能永远握在一起……

  2001年2月27日,我们在奥林匹克体育场开了HOT第四场大型演唱会。

  老天好像故意和我们过不去,竟然下起了雨夹雪,我们都担心歌迷不能按时到场,出人意料的是,在演唱会开始前两个小时,歌迷就到齐了,还有很多没买到票的歌迷在门外守候着。不安的心终于放下了,我们再次下定了决心,要把最好的献给这些可爱的人~~~~ 这次演唱会和以往不同,更多了些轻松和随意,我们努力把最开朗的一面表现出来,以安慰歌迷那被解散谣言困扰得忐忑不安的心。我们不只一次大声承诺:“HOT不会解散!”“HOT FOREVRE!”这不仅是为了让歌迷安心,也是在安抚我们自己,因为最大危机即将来临—— 我,在元,TONY与SM合约期满。

  我们和公司进行了多次交涉,并开出了最低的条件,每人的续约金为三亿韩元(人民币24万),并提高HOT每张唱片的收入。 我们以为这点钱对于韩国最大的唱片公司SM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这样我们即可以继续留在SM,又可以提高兄弟们的收入。你不重视我,我们自己重视自己,你不能让我们发展,我们可以自已出钱作更好的音乐。我觉得我们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甚至还没达到普通韩国歌手的标准,我们以为公司一定会妥协,然而,事实证明,我们太天真了,公司完全不接受我们的建议。我们的心冷了。不能说我们把韩国音乐带向了世界,至少我们让世界认识了SM,辛苦了五年换来的是什么?为什么连最基本的尊严也不留给我们。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我们拥有无数爱着我们的歌迷,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一直陪伴我们一起走过。我下了决定,出道五年来唯一重大的决定。 和KANGTA,HEEJUN他们商量了一下,KANGTA 又哭了,HEEJUN拍着我的头说:“你们长大了,应该自己决定了。”我轻轻把他的手打下来,哭了,五年来第一次在兄弟面前哭了~~~

  歌迷会骂我们音乐界会骂我们,公司会骂我们,可我决定了,走自己选择的路,当初来到汉城就是自己下的决定,我想这一次也不会错~~

  2001年5月13日13时,我,TONY,在元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宣布正式离开SM,以3。5亿韩元签约艺传公司,从头到尾我们说的都是“离开SM”,可娱记一律写成“退出HOT”。记者会上我们三个的表情阴森的吓人,没办法,实在笑不出来。记者会结束后,我竟然如释重负的呼了口气。

  通过网络,当天晚上全世界就知道了这件事,我们第N次上了娱报和音乐杂志的头条,而且在SM的解释下,所有的娱介和乐评人都开始指责我们,说我们只认钱不认人,过河拆桥,我不想解释,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颠倒事非的抨击。

  我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全世界HOT的歌迷哭成一片,哭喊着“还我们HOT!”,以绝食来表示抗议。求你们骂我吧,别折磨自己,我的心像被钢针一下一下刺进去一样难受。在元靠喝酒来麻醉自己,我劝过他,没用。这几天不能出门,不然一定会被门外的记者给挤死。终于有时间看歌迷的信了,本想借此来让自己平静下来,没想到每看一封就加深一份自责,但我还是要看下去,这种近乎自虐的做也许会让自己好过一点。终于,一封没有署名的信让我看到了新的希望……

  “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HOT,勇于做出自己的决定,如果HOT屈服了,就不是HOT了~~”“尽管我很伤心,难过,但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因为我爱你们,所以,我尊重你们的选择……”“无论你们是否还会在一起,也无论你们分离多远,或不在这世上,你们永远是我们的HOT,无可替代……”“哥,自己选择的路就不要后悔,就像当初我们选择爱你们一样,从不曾后悔,永远也不会后悔……”

  我感动了,惭愧了,一个歌迷居然可以以这种心态来看待这件事,抑制内心的伤痛来安慰我鼓励我,而我却躲在屋子里做无用的忏悔还逃避现实,既然选择了,就勇敢走下去。我和TONY在元积极投入到对新公司运作的熟悉中去,并为第一张单飞专辑做准备。其间我们和HEEJUN,KANGTA一直没有断了联系,眼看他们两个的合约期也到了,我们不能外出见面,只能在电话里谈。因为这时我们比最火时还要引上注目。

  “哥,我听你的,KANGTA在电话里认真的说。

  “炫,你长大了,好好想想,别冲动”

  其实在SM里面,我和在元、TONY属于那种不太能交朋友的人,所以好朋友也就民宇慧成他们几个。可HEEJUN和KANGTA不同。善良,温和幽默的天性使人非常愿意接近他们,因此他们除了我们以外也交了不少好朋友。他们又都是创作型的人才,经常给别的歌手写歌,这种在工作上建立的友情虽不比HOT兄弟的,但也很有价值。最重要的是,HOT是SM的台柱,而身为队长的HEEJUN和主唱KANGTA更是台柱的核心,公司每年的大半收入都由我们HOT创造,已经有三个人离开了,公司有了很大损失,所以,他们不会轻易再放走他们两个,SM一定会见和尽各种办法来留住他们。再说,就算他们转来我们的公司,艺传也未必同意我们还是五人的组合。因为现在我们和GOD是在同一公司里,之前 ,我们是最强劲的对手,歌迷也很对立,如果突然间两个组合同时存在的话,一定会出很多问题,所以我说他们不会同意,至少现在不会。而且我们现在还没有开像SM那样大公司的实力。

  “等时机成熟再说吧~” 经过反复的考虑和斟酌,HEEJUN和KANGTA决定续约SM到年。

  我们离开了SM,谣言成了事实,已无法改变。歌迷自然把全部希望放到了HEEJUN和KANGTA身上,与其说是希望,不如说是近乎绝望的渴望。那种心情我也曾体会过。所以我知道他们续约后歌迷会做出什么事来。我理解,因为我知道她们深爱着我们,有时爱会冲破理智,但平静下来后,会发现,自己还是那样爱着所爱的人。

  我小心地约KANGTA出来,告诉他无论歌迷做出什么事他都不能冲动。KANGTA会心地笑了。其实我知道我这么做是多于的,他天生就是一个完美的人,不只指他的外表,他有着与他外表极不相符的体谅与包容。说实话,有时我会想,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他的外表,内心,才华,都是上帝的杰作。有时我开玩笑说:“如果我有你这样的儿子多好!” 他没生气,反倒乖乖甜甜的笑了:“会比我更好的,因为哥就很好啊~” 他就是这样好的一个孩子。从九八年第一场演唱会开始,几乎每场我都会走到他身边有意无意地推他一把,他看着我乖乖甜甜地笑着。一个小细节,流露着兄弟间无间的情感。看着眼前的他,想起两年内不会再站在一起唱同一首歌,莫名失落的伤感溢满胸腔,我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他身边推了他一下,我都没意识到自己竟然用了那么大的力气,他的椅子晃了一下,很快地,那微微皱起的眉头舒展开了,不解的表情化作了乖乖甜甜的笑……就在那一瞬,我又回到了入队的第一天……

  终于,KANGTA、HEEJUN招开了与SM续约的记者招待会,续约金为10亿五千万韩元(每人)讽刺的是,KANGTA他们一个人的续约金刚好是我们三个向公司提出的总和,如果当初公司可以出十亿五千万韩元的话,我们一定会留下。我不明白SM这么做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就算SM不出这么多钱,KANGTA HEEJUN也会留下,但SM用钱掩盖了这个事实。

  这篇文章看完 你会知道很多关于HOT的事

韩国组合HOT的成员有哪个死了

韩国组合HOT的成员并没有去世的。

H.O.T是韩国SM娱乐有限公司于1996年推出的男子组合。由文熙俊、张佑赫、安胜浩(Tony An)、安七炫(Kang Ta)、李在元五名成员组成。

1996年9月7日H.O.T发行第一张专辑《We Hate All Kinds Of Violence…》。1997年7月发行第二张专辑《Wolf & Sheep》,获得第12届韩国金唱片大赏和第8届首尔歌谣大赏大赏。

扩展资料

1996年9月,H.O.T发行第一张专辑《We Hate All Kinds Of Violence…》,主打曲《战士的后代》的歌词展现了H.O.T的最大特点之一:反对一切暴力!第一张专辑销量过百万。

1997年7月,H.O.T第二张专辑《Wolf & Sheep》问世,10天之内突破百万大关 ;9月21日,举行官方Club H.O.T第1期歌迷会成立;年底获得第12届韩国金唱片大赏和第8届首尔歌谣大赏大赏。

1998年1月23日至25日,H.O.T出道后首场演唱会在首尔举行;4月4日,举行官方Club H.O.T第2期歌迷召集,俱乐部创立仪式;9月,发行第三张专辑《Resurrection》,主打曲《希望》是H.O.T的首支自创曲,由主唱Kang Ta亲自创作并于年底获得第9届首尔歌谣大赏大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条评论)

   
验证码: